中介公司伙同169家企业虚假材料申报高新企业骗取补助资金1.66亿构成诈骗罪
发布日期:2021-04-05

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 佛检刑不诉〔2020〕Z17号

 

佛山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认定:2016年12月,犯罪嫌疑人朱某甲、王某甲、甄某某发现了广东省科技部门主导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工作存在漏洞的情况后,便产生了说服、拉拢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条件的中小型企业进行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申报的念头。于是犯罪嫌疑人朱某甲、王某甲、甄某某与陈某甲合伙成立广州市**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准备用于招揽中小型企业,弄虚作假,代为申报高新财政补贴。该公司法人代表为王某甲,朱某甲、王某甲、甄某某为公司股东;2017年7月,**公司变更法人代表为王某乙,股东为朱某甲、朱某乙、甄某某。犯罪嫌疑人朱某甲不仅是**公司的股东,还分别实际控制广州**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广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东**机电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广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犯罪嫌疑人庄某甲、陈某乙、朱某丙、庄某乙在其中部分公司任股东。**公司成立以后,由朱某甲负责日常管理和业务部管理,甄某某负责技术部管理,王某甲负责联系专利申报公司,并先后以**公司、**机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招入犯罪嫌疑人朱某丙、符某某、庄某甲、贺某某、肖某某、李某甲、刘某某、孙某某、龙某某等人为公司业务员;犯罪嫌疑人欧阳某某、陈某丙、陈某丁、梁某某、谢某某、郑某某、姜某某、李某乙、林某某、陈某戊、陈某己等人为公司技术专员。

 

朱某甲及王某甲给部门负责人、业务员、技术员之间层层分成,犯罪嫌疑人符某某、庄某甲、贺某某、肖某某、李某甲、刘某某、孙某某、龙某某等人可从中获取2%至10%的提成;犯罪嫌疑人欧阳某某、陈某丙、陈某丁、梁某某、谢某某、郑某某、姜某某、李某乙、林某某、陈某戊、陈某己等人可从中获取3%至5%的提成。至被查获为止(2017年至2019年),该团伙伙同169家企业以编造虚假材料申报高新企业获取财政补助资金1.66亿元;其中己经发放到企业共4362万元。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顺检刑诉〔2020〕Z2037号

 

被告人许某某是广州市**公司法人代表、实际经营人。2017年2月15日,被告人许某某在明知其公司不符合高新企业条件的情况下,与广州市凡**公司签订《技术咨询服务协议》,约定由凡**公司代理**公司办理高新企业认证和高新企业培育入库申报事宜,**公司按照凡**公司的要求提供材料,申报成功后**公司支付财政补助资金的50%给凡**公司作为服务费用。

 

凡**公司业务员符某某等人(另案处理)在帮助**公司申报时,为迎合评分标准和要求采取不同的造假手法编造申报所需的数据和材料,具体包括:为**公司购买6项软件著作权,伪造财务报表、科研立项报告及管理制度,虚增研发人数;串通广州**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的审计报告,串通广州**税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的研发费用专项审计报告和高新技术收入专项审计报告等。随后将上述虚假材料交给许某某确认并加盖公司公章。

 

被告人许某某分别于2017年4月、2017年7月将上述虚假的申报材料提交给向广东省科技厅审核,并获得了“高新企业认证” 和“高新企业培育入库”项目的资格确认。**公司分别于2018年3月28日、2018年12月28日、2019年2月28日收到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市天河区三级政府财政补贴人民币30万元、12万元、8万元,合共50万元,被告人许某某按照约定向凡**公司支付了人民币21万元服务费。

 

综上,被告人许某某伙同凡**公司业务员符某某等人制作并利用虚假资料申报“高新企业认证” 和“高新企业培育入库”项目,共同诈骗省、市、区三级政府高新企业财政补贴人民币50万元。2019年12月12日被告人许某某的家属已退还赃款人民币50万元。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南检公诉刑不诉〔2020〕Z386号

 

2015年3月18日,被不起诉人隋某某成立广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信息技术公司),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管理公司全面及业务开发,公司经营范围是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2017年3月份,广州**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公司)的业务员刘某某(另案处理)找到隋某某向其推荐申报广东省高新企业认定,被不起诉人隋某某在明知**信息技术公司不符合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仍与**公司签订协议书,由**公司代为申报高新企业认定。之后被不起诉人隋某某按照**公司要求提交了**信息技术公司的原始资料,**公司对**信息技术公司不符合申报条件的资料进行修改伪造,然后将伪造好的申报资料快递给被不起诉人隋某某签名和加盖公司公章,**公司将伪造好的电子资料通过阳光政务网进行网上申报,被不起诉人隋某某将亲笔签名盖章的虚假申报资料提交给广州市花都区科技局进行申报。后广州市花都区科技局到**信息技术公司检查时,被不起诉人隋某某按照**公司指引应付检查,之后被不起诉人隋某某通过伪造的申报资料成功通过了高新企业认定,并于2018年8月31日收到广州市花都区科技工业和信息化局转帐的人民币30万元高新企业补贴资金。被不起诉人隋某某按照协议约定将补贴金额的50%一共人民币15万元转帐给**公司,余下15万元用于公司运作。2019年5月广州市花都区科技局告知被不起诉人隋某某申报高新企业时提交的税务数据与实际数据有出入,被不起诉人隋某某又按照**公司的提议,出具了一份虚假说明交到科技局应对。2019年11月26日,被不起诉人隋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如实交代上述犯罪事实,并于同年12月25日由家属代为退还赃款人民币30万元。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隋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从犯、认罪认罚、主动退赃等从轻、减轻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隋某某不起诉。

 

隋某某诈骗案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时间:2020-04-24

 

本案为“706专案”系列案之一。作为企业法定代表及实际经营者,其行为已经构成诈骗罪。首先,**公司固定人员只有隋某某夫妻二人,公司规模小,虽然公司有网站和软件开发的业务,但并没有专门的研发部门和研发人员,明显不符合高新企业的认定。其次,隋某某明知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相关材料为虚假材料仍配合申报。一是,**公司与凡*海公司签订协议的中介费用高达50%,明显高于正常中介费用标准,可以推知隋某某在申报高新企业时明知自己公司不符合条件。二是,隋某某供认得知科技局要到现场复核后,曾问中介公司的刘某某怎么办。从该点可以推知隋某某对申报材料造假的情况是知情的,其担心被科技局发现,因此向中介公司寻求应对方法,三是,隋某某供认所有资料均由他签字并盖章,然后将纸质版送审,其有义务对中介公司制作的申报材料予以审核,并对公司申报高新企业的真实性负责,其对申报资料的具体情况应道知道。四是,隋某某在事后科技局询问数据矛盾的情况时,在明知数据造假的情况下,仍按照中介公司所教方法出具虚假说明,进一步掩饰其之前的造假事实。说明其明知中介公司存在违背客观事实制作虚假申报材料的行为。再次,隋某某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有义务对中介公司制造的申报材料予以审核,并对公司申报高企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其知道申报材料存在造假情况后负有阻止并予以更正的义务,其不履行纠正申报虚假材料义务,反而放任中介公司继续造假,并利用中介公司制作的虚假材料申报高新企业骗取补贴30万,其对犯罪结果起码持有间接故意。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粤0607刑初608号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云系广州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实际经营人。2015年,广州凡*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凡*海公司”)的业务员符某某(另案处理)找到王*云向其推荐申报高新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被告人王*云在明知天*公司在软件著作权、营业收入等不符合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仍与凡*海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由凡*海公司代为申报高新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过程中,为了迎合申报国家高新企业的标准和要求,王*云同意由凡*海公司代为购买六项并没有用于公司实际生产和经营的软件著作权。凡*海公司根据上述购买的知识产权以及天*公司提交的相关数据资料,将天*公司不符合申报条件的资料进行修改伪造,夸大企业实际情况,然后将伪造好的申报资料交给王*云签名并加盖天*公司公章。凡*海公司将上述签章资料提交给科技部门进行申报。被告人王*云通过伪造的申报资料成功获得了天*公司的高新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并收到政府高新企业补贴资金人民币50万元,后王*云通过天*公司公账支付给凡*海公司申报服务费人民币20万元。2019年12月23日,被告人王*云家属将赃款人民币50万元退至佛山市公安局指定账户。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云无视国家法律,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补贴资金共计人民币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当依法追究其相应的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所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王*云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是从犯;且其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案发后已退回全部赃款,故本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综合考虑被告人王*云的犯罪情节、犯罪后的悔罪表现,本院决定对其宣告缓刑。公诉机关所提对被告人王*云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可适用缓刑,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合理,辩护人蒲*瑶、郑*所提对被告人王*云从轻处罚的相关辩护意见有理,本院均予以采纳。移送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申请材料、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库入库企业申请书,经查是本案证据,本院不作处理。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云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生效之日起开始计算。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扣押的被告人王*云的退赃款人民币50万元、直板全触屏手机(137×××××656)一台,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由扣押机关办理)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20)粤0605刑初1663号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1月10日,被告人张*凯在明知自己的公司不符合人员、研发、经营收入等条件的情况下,代表其经营的广州市*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签约委托广州市凡*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凡*海公司)帮助申请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相关补贴。申请期间,张*凯向凡*海公司提供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学历证等基础资料,其余的申请资料如计算机软件著作登记证书、2015-2016年度审计报告、研究开发费用报告、高新技术产品收入报告、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企业人力资源情况表等则由凡*海公司负责伪造提供。凡*海公司将伪造的申请材料整理好交给张*凯,张*凯明知材料造假、*公司不符合申请条件,仍将申请书等材料提交至广州市白云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以骗取国家补贴。

 

2018年6月28日,*公司骗得广州市白云区财政局转入的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库入库补贴30万元。同年7月19日,按凡*海公司的要求,*公司转账支付18万元服务费给凡*海公司的关联企业广州*科技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以虚构事实的方式诈骗国家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所控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中,张*凯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且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认罚,依法从轻处罚,采纳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综合本案的情节,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合适,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凯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1月28日起至2022年5月27日止。罚金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张*凯违法所得人民币十二万元,予以追缴并没收,上缴国库。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南检公诉刑不诉〔2020〕Z387号

 

被不起诉人张某某于2014年6月10日成立广州市**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和控股人。2016年12月张某某通过朱某某的介绍认识广州**有限公司业务员符某某,后和符某某商谈由**公司帮广州市**有限公司申报高新企业补贴,事成之后将一半补贴分成给**公司。张某某支付人民币1000元的申请费并提供广州市**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公司场地照片、账本、汇算清缴报告、员工身份证、历年来公司签订合同、产品开发等资料给符某某,过程中符某某称需要提供公司员工本科以上学历证书和身份证,张某某明知公司不具备仍提供虚假的员工学历材料给符某某。后符某某将上述材料交由**负责办理材料人员,为广州市**有限公司在财务数据上造假,并使用造假的材料向科技局申请高企认定申报和高企培育申报,致使广州市**有限公司顺利通过了上述申报。2018年4月左右,张某某的账户上收到由广州白云科技局转账的30万元高企补贴,张某某按照约定将15万元转给了符某某。案发后张某某退出赃款人民币30万元。

 

本院认为,张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从犯、退赃、认罪认罚的表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某不起诉。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南检公诉刑不诉〔2020〕Z396号

 

 

被不起诉人罗某某、尹某某于2017年初在明知自己经营的*甲有限公司不符合高新企业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与*乙有限公司的业务员协商并签订协议(*甲公司行支付定金五万元,协议申报成功获得的补助款按六四分成,*甲公司六成,*乙公司四成),由*乙公司代其公司虚假申请一个发明专利资料等申报材料,并由*甲公司股东兼财务罗某某负责整理提交资料给*乙公司伪造申报材料,并由尹某某和罗某某负责在伪造申报材料上盖上公司公章后递交申报高新企业,成功骗取政府补助款30万元。在收到补助款后罗某某从公司公账上转了8万元人民币到*乙公司的公账上,余下4万元分成未支付给*乙公司。

 

案发后,罗某某家属于2020年1月9日全额退赃30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账户。

 

本院认为,罗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罗某某不起诉。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南检公诉刑不诉〔2020〕Z393号

 

2008年8月21日,被不起诉人吕某某成立广州**家具有限公司(下称**家具公司),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管理公司全面业务,公司经营范围是家具制造业。2017年3月份,广州**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公司)的业务员介绍并推荐**家具公司申报广东省高新企业认定,被不起诉人吕某某在明知**家具公司不符合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仍同意由**公司代为申报高新企业认定,并交代其下属刘某某与**公司对接并跟进相关申报事情。过程中,为了迎合申报国家高新企业的标准和要求,被不起诉人吕某某同意由**公司代为购买两项并没有用于公司实际生产和经营的专利。**公司根据上述购买的专利以及**家具公司提交的相关数据资料,将**家具公司不符合申报条件的资料进行修改伪造,夸大企业实际情况,然后将伪造好的申报资料交给**家具公司加盖公司公章。**公司将上述盖章资料提交给政府部门进行申报。被不起诉人吕某某通过伪造的申报资料成功获得了**家具公司的高新企业认定,并于2018年3月29日收到广州市白云区财政局转帐的高新企业补贴资金人民币30万元。被不起诉人吕某某按照协议约定将补贴金额的50%共人民币15万元转帐给**公司,余下15万元用于公司日常运作。

 

经广东省审计厅对2015至2017年度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政策落实情况的审计调查发现,被不起诉人吕某某经营的**家具公司有利用虚假材料将企业申报为高新技术企业,从而获得财政科技补助资金的诈骗嫌疑,并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2019年11月21日,民警在广州市白云区新市第一人民医院抓获被不起诉人吕某某。同年12月25日,被不起诉人吕某某由家属代为退还赃款人民币30万元。

 

本院认为,吕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从犯、认罪认罚、主动退赃等从轻、减轻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吕某某不起诉。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南检一部刑不诉〔2020〕Z452号

 

2017年初,广州**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管理公司”)的业务员贺某某(另案处理)找到被不起诉人周某某,向其说明申报高新企业的好处。2017年5月,被不起诉人周某某在明知自己经营的广州市**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子公司”)不符合高新企业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与贺某某协商并签订服务协议,**电子公司先支付给**管理公司代为购买软件著作权制作虚假专项审计报告等费用共二万元,协议申报成功获得的补助款按八二分成,**电子公司八成,**管理公司二成。后**管理公司代**电子公司准备虚假申报材料,交由周某某在伪造申报材料上签名并盖公章后递交申报,成功骗取政府补助款30万元。后周某某按照约定分两笔将共6万元人民币提成转账给贺某某提供的赵某某工商银行账号。

 

案发后,周某某家属于2019年12月13日退还全部赃款30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账户。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周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公私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构成诈骗罪。周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处罚。周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处罚。周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周某某犯罪情节较轻,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周某某作相对不起诉处理。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南检公诉刑不诉〔2020〕Z404号

 

岳某某(另作处理)于2012年11月7日成立广州**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管理公司全面及业务开发,其妻子被不起诉人张某某担任公司监事,负责人事工作,公司现地址位于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镇**路,经营范围:生产加工机械设备,销售汽车和摩托车配件。2017年3月份,广州**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业务员涂某某(另作处理)找到岳某某向其公司推荐申报广东省高新企业认定获取政府财政补贴,如通过获得补贴款后**公司将得到总补贴款40%的提成,岳某某同意后安排其妻子张某某全权负责和**公司为其公司申报广东省高新企业认定的事项。张某某在不确定**公司在取得知识产权方面、职工人数、净资产和销售收入及近三年研究开发费用全部是否符合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仍与**公司签订协议书,首先张某某通过**公司的公帐转了1000元人民币给**公司作为申报的手续费,并与涂某某建立微信群,之后张某某按照涂某某的要求将**公司的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员工资料、财务报表、纳税申报表、公司相关图片等原始资料交给涂某某,涂某某收到相关资料进行修改伪造,然后将伪造好的申报资料快递给张某某签名(在申报资料上冒签**公司法人代表岳某某的名字)和加盖公司公章,张某某将签了名和盖了公章的纸质资料拿到广州市番禺区**局进行申报,后张某某通过伪造的申报资料成功通过了高新企业认定,**公司的中国银行公帐(帐号:7328******)于2017年12月11日收到2016年度高新技术认定受理财政补贴20万元人民币、2017年12月13日收到2016年度广州科技创新小巨人企业入库财政补贴12万元人民币、2017年12月20日收到2016年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资金财政补贴30万元人民币、2018年12月5日收到2016年度广州科技创新小巨人企业入库第一期区级经费财政补贴18万元人民币,总计收到政府财政补贴80万元人民币。2019年4月广州市番禺区**局告知张某某申报高新企业时,**公司提交的2014年度的税务数据与实际数据有出入(比实际多虚报了100万元人民币),张某某就出具一份说其公司提交的资料是真的,只是中介公司**公司做假,放弃申请补贴款的说明交到科技局应对。经侦查,公安机关于2019年11月29日在在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镇**路广州市**有限公司抓获岳某某和张某某,经讯问,岳某某和张某某对诈骗的事实拒不供述,辨解公司的补贴款是通过广州**公司一名叫彭总的员工申请得来的(我侦查员拔打彭总电话为空号),**公司虽然帮其公司通过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但没有得到任何财政补贴款。

 

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广东省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某不起诉。

 

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 佛明检刑不诉〔2020〕49号

 

广州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与申请企业串通,签订委托申报高新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服务协议》,并按照30%至50%不等的比例约定分成财政补助款。申报企业按照协议的要求提供营业执照、财务报表、纳税报表、销售合同、销售发票等基本材料,然后再由**公司根据申报的条件对相关数据进行修改,并联系知识产权代理公司购买申报所需的专利、联系税务师事务所按照申报条件出具虚假的研发费用审计报告和高新技术产品收入审计报告等材料,最后由申报企业加盖公章并提交科技部门,以此骗取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财政补贴款,具体情况如下:

 

被不起诉人王某某在经营管理广州**化学助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期间,在知道申报材料造假的情况下,仍伙同**公司以上述方式为**公司申报了高新企业培育入库,并2018年7月24日取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财政补贴款人民币30万元。2020年1月8日,被不起诉人王某某已退回人民币30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退赃账户。

 

以上事实,有书证、证人证言、被不起诉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王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认罪认罚等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可以免除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王某某不起诉。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南检公诉刑诉〔2020〕Z1419号

 

2017年初,被告人武某甲得知广州市*甲有限公司(下称*甲公司)可以办理高新企业认定,获得政府补贴,起意委托*甲公司为自己经营的广州市*乙有限公司(下称*乙公司)办理高新企业资格认定,并约定*乙公司获得的政府补贴*甲公司得60%,*乙公司得40%。后武某甲在明知*乙公司不符合高新企业认定资格的情况下,伙同*甲公司的人员通过伪造专利、虚报企业规模等手段伪造申报材料,于2017年4月递交伪造的材料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并于11月获得广州市及番禺区认定补贴人民币120万元,至案发尚未发放。

 

2017年7月,武某甲伙同*甲公司人员以上述手段申请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2018年1月通过广东省财政专项资金人民币30万元审批,并于2018年6月12日通过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财政局专户获取广东省财政专项资金人民币30万元。武某甲收取款项后按约定先转款人民币10万元至*甲公司人员账户,后因退赃被武某甲追回该款。

 

武某甲在政府审计期间,于2019年5月31日将骗得的人民币30万元补贴款退回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

 

本院认为,被告人武某甲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诈骗公私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武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罚。被告人武某甲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武某甲认罪认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南检公诉刑诉〔2020〕Z1453号

 

2017年1月,被告人李某某在广州市番禺区经营广州市**自动化控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广州市**实业有限公司时,广州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业务员上门推介申报高新企业代理业务。为获得政府财政科技补助资金,被告人李某某与**公司约定,由**公司提供申报代理、咨询服务,成功后以政府奖励额度的50%作为服务费。后主要由**公司制作李某某两家公司的虚假资料,由李某某在虚假资料上签名、盖公章、向广州市番禺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提交虚假资料,申报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库入库企业、高新技术企业。其中**公司取得高新技术企业培育资格、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并于2018年6月骗得广东省财政专项资金300000元,后李某某支付100000元给**公司。

 

2018年11月,广东省审计厅对**公司进行审计,发现该公司申报材料造假,后广州市番禺区科技工业商务和信息化局勒令李某某退回30万元,李某某未退回,并于2019年1月将公司注销。

 

2019年11月21日,民警在广州市番禺区抓获被告人李某某,后由李某某妻子退出赃款30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伪造资料等方式,骗取政府财政补贴300000元,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李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顺检刑诉〔2020〕Z1779号

 

被告人周某某系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实际经营人。2017年初,被告人周某某与广州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工作人员符某某(另案处理)取得联系后,符某某向周某某介绍了申报高新技术企业的项目,经商谈双方约定由***公司代理**公司办理申报事宜,**公司将收到每个项目对应的政府奖励额度的50%作为技术咨询服务费支付给***公司。

 

被告人周某某按照***公司的要求提供了**公司申报所需的部分材料,***公司为**公司按照高新企业的标准制作了虚假材料,期间,周某某同意符某某等人使用**公司公章。后***公司将制作的含有虚假内容的申报材料以**公司的名义用于申请高新技术企业。**公司通过审核后,于2019年2月28日收到市级奖补资金人民币8万元(以下币种同)。2019年5月17日周某某在天河区**********局发现其申报材料的报税数据与实际报税数据不符的情况下,仍向天河区*****局回复邮件说明申报材料内容真实。2019年6月26日,**公司收到区级奖补资金12万元。收到补贴后周某某未按约定将服务费给***公司。后广东省审计厅在开展广东省创新型企业培育专项审计工作中发现**公司年度收入数据和个税申报人数均系造假。

 

2019年12月4日,民警在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抓获被告人周某某。案发后,周某某共计退赃20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周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南检公诉刑诉〔2020〕Z1481号

 

2016年,被告人王某某在经营广州**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时通过一名叫贺某某的男子(另案处理)认识了广州**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乙公司)。经商谈,王某某同意乙公司帮甲公司申报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并约定按获得补贴款的60%向贺某某支付技术咨询服务费。王某某经营的甲公司实际上不具备申报成功的条件,但王某某仍然将申报手续交乙公司一手包办,向乙公司提供部分甲公司资料,并在申报过程中予以配合。乙公司为甲公司制作工作人员学历、创新合作获得专利等虚假资料,为甲公司申请了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甲公司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后,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补贴款合计人民币56万元。2019年12月2日9时许,民警在广州市南沙区**栋**房抓获王某某,扣押王某某审计报告书16本、申报高新企业材料7叠。案发后,王某某家属代为退赃人民币56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伪造资料等方式,骗取政府财政补贴人民币560000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处罚。被告人王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南检公诉刑诉〔2020〕Z1471号

 

2016年初,被告人阮某某经肖某某(另案处理)介绍得知朱某某(另案处理)经营的某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甲公司)可以帮忙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认定,阮某某在明知自己经营的某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乙公司)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仍与某甲公司签订协议,委托某甲公司代办申报高新企业领取政府补贴,约定领取到的补贴某乙公司占30%,某甲公司占70%,办理费用由某甲公司承担。之后,被告人阮某某让其妻子李某某(另作处理)整理提供相关公司资料给某甲公司的甄某某(另案处理)。其后,阮某某在某甲公司制作的虚假申报材料上签名并加盖某乙公司印章,配合某甲公司进行骗取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申请。2016年底某乙公司骗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认证并分别于2017年11月29日收到政府补贴20万元、2017年12月8日收到政府补贴8万元、2018年4月27日收到政府补贴16万元、2018年12月25日收到政府补贴12万元,合共人民币56万元。收到政府补贴后,阮某某于2018年2月5日通过公司账户转账10万元给某甲公司,剩余款项用于公司购买机械设备。案发后,被告人阮某某的家属于2019年12月13日全额退赃56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专案专用账号。

 

本院认为,被告人阮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阮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处罚。被告人阮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阮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佛山市高明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明检刑公诉刑诉〔2020〕Z91号

 

广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与申请企业串通,签订委托申报高新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服务协议》,并按照30%至50%不等的比例约定分成财政补助款。申报企业按照协议的要求提供营业执照、财务报表、纳税报表、销售合同、销售发票等基本材料,然后再由**公司根据申报的条件对相关数据进行修改,并联系知识产权代理公司购买申报所需的专利、联系税务师事务所按照申报条件出具虚假的研发费用审计报告和高新技术产品收入审计报告等材料,最后由申报企业加盖公章并提交科技部门,以此骗取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财政补贴款,具体情况如下:

 

被告人洪某某在经营管理广州**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期间,在明知**公司不符合申报条件的情况下,仍伙同**公司以上述方式为**公司申报了高新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骗取了高新企业认定和培育入库的财政补贴共计人民币80万元。被告人洪某某收到该笔款项后,支付给了**公司分成款人民币13.6万元,剩下的人民币66.4万元已被被告人洪某某用于**公司经营开支。2020年1月15日,被告人洪某某已退回人民币66.4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退赃专用账户。      

 

本院认为,被告人洪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虚构事实,骗取国家财物共计人民币80万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洪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洪某某在被抓获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坦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佛山市高明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明检刑公诉刑诉〔2020〕Z98号

 

广州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与申请企业串通,签订委托申报高新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服务协议》,并按照30%至50%不等的比例约定分成财政补助款。申报企业按照协议的要求提供营业执照、财务报表、纳税报表、销售合同、销售发票等基本材料,然后再由**公司根据申报的条件对相关数据进行修改,并联系知识产权代理公司购买申报所需的专利、联系税务师事务所按照申报条件出具虚假的研发费用审计报告和高新技术产品收入审计报告等材料,最后由申报企业加盖公章并提交科技部门,以此骗取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财政补贴款,具体情况如下:

 

被告人谢某某在经营管理广州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期间,在明知申报材料造假的情况下,仍伙同**公司以上述方式成功为**公司申报了高新企业认定,并于2018年7月2日获得高新企业认定的财政补贴人民币50万元。被告人谢某某收到该笔款项后,支付给了**公司分成款人民币20万元,剩下的人民币30万元已用于有得公司日常经营支出。2020年1月14日,被告人谢某某已退回人民币50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退赃账户。    

 

本院认为,被告人谢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虚构事实,骗取国家财物共计人民币50万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谢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谢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 起诉书 佛顺检刑诉〔2020〕Z1982号

 

2013年7月13日,被告人蓝某某借用他人身份证,注册成立广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7月27日,被告人蓝某某将上述公司更名为广州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优**公司),登记的法定代表人为黄某某,实际经营者及管理人是被告人蓝某某。

 

2017年3月,被告人蓝某某经他人介绍,认识广州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简称凡**公司)的工作人员庄某某(另案处理)。同年3月2日,在庄的提议游说下,被告人蓝某某以优**公司的名义与凡**公司签订《技术咨询服务协议》,约定:优**公司委托凡**公司向国家相关部门代为申报广东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及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库入库企业认定,申报国家高新企业补贴,相关的申报材料由凡**公司制作。被告人蓝某某明知优**公司已没有实际经营,不符合申报条件且申报材料存在虚假的情况下,仍以优**公司的名义向科技部门申请高新企业补贴。

 

2018年3月至2019年6月期间,优**公司经相关部门审核,获批准拟发放人民币60万元的高新企业补贴。期间,广州市、区二级财政部门,根据相关的补贴文件的规定,先后三次向优**公司实际发放高新企业补贴共计50万元。得款项,被告人蓝某某将部分赃款计22.5万元转至凡**公司的账户。

 

2019年12月11日,被告人蓝某某家属代为退赔赃款人民币50万元。

 

2019年11月25日,被告人蓝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本院认为,被告人蓝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共同参与虚假事实,骗取国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蓝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及辅助作用,是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处罚。被告人蓝某某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佛山市高明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明检刑公诉刑诉〔2020〕Z85号

 

广州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与申请企业串通,签订委托申报高新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服务协议》,并按照30%至50%不等的比例约定分成财政补助款。申报企业按照协议的要求提供营业执照、财务报表、纳税报表、销售合同、销售发票等基本材料,然后再由**公司根据申报的条件对相关数据进行修改,并联系知识产权代理公司购买申报所需的专利、联系税务师事务所按照申报条件出具虚假的研发费用审计报告和高新技术产品收入审计报告等材料,最后由申报企业加盖公章并提交科技部门,以此骗取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或者培育的财政补贴款,具体情况如下:

 

被告人张某某在经营管理广州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期间,伙同**公司以上述方式成功为**公司申报了高新企业认定,并于2018年6月26日获得高新企业认定的财政补贴人民币70万元。被告人张某某收到该笔款项后,支付给了**公司分成款人民币30万元,剩下的人民币40万元已被被告人张某某用于公司经营开支。2020年3月5日,被告人张某某已退回人民币70万元至佛山市公安局退赃专用账户。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伙同他人虚构事实,骗取国家财物共计人民币70万元,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佛南检一部刑诉〔2020〕Z1963号

 

2017年1月,被告人陈某某在广州市天河区经营广州市**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时,经朋友介绍认识广州市**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业务员符某某,符某某向其推介**公司代理申报高新企业的业务。为获得财政科技补助资金,被告人陈某某与**公司约定,由**公司提供申报代理、咨询服务,成功后支付政府奖励额度的50%作为服务费。后由**公司制作**公司的虚假资料,陈某某安排盖上公司公章,向广州市天河区**局提交虚假资料,申报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库入库企业、高新技术企业。2017年6月,被告人陈某某接待了天河区**局对**公司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申报的现场考察。2018年3月至2019年2月期间,**公司获得政府补助款共计人民币50万元。后陈某某支付20万元服务费给**公司。

 

2019年11月21日,民警在广州市海珠区**花园**栋**房抓获陈某某,后陈某某妻子退出赃款30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某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伪造资料等方式,伙同中介公司骗取政府财政补贴5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陈某某犯罪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可以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申明: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79151893@qq.com 请附上文章链接),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内容仅供一般参考用,并非旨在成为可依赖的会计、税务或其他专业意见。我们不能保证这些资料在日后仍然准确。任何人士不应在没有详细考虑相关的情况及获取适当的专业意见下依据所载内容行事。本文所有提供的内容均不应被视为正式的审计、会计、税务或其他建议,我们不对任何方因使用本文内容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承担责任。

本网站原创的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本网站所转载的文章,仅供学术交流之目的,文章或资料的原文版权归原作者或原版权人所有。
友情链接

咨询电话:13700683513
公司名称昆明百滇财税服务有限公司 云南百滇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滇池柏悦3幢19楼1920室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20 昆明百滇财税服务有限公司 云南百滇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滇ICP备17006540号-1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370号

© CopyRight 2002-2017, 昆明百滇财税服务有限公司 云南百滇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13700683513  公司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滇池柏悦3幢19楼1920室
滇ICP备17006540号-1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370号